千亿代孕:小妻,娇滴滴

第一百四十八章 明亮光芒


  旁观者此刻感到震惊。虽然他们没有参加战斗,但他们在很远的地方感到了死亡的恐惧。“啊,啊!”
  天空中有一声悲伤的尖叫。下面的人们的心都冷了。他们都暗自庆幸自己不是与云作战的人。
  范雪堂的五位长老全身瘀伤。他们身上出现了无数深浅的刀痕和血迹。
  如果云天恒没有把他们当人质,大厅的五位长老早就惨死了。
  如果他们没有被和平,他们就准备进城。五位长者被劫持为人质。他们不担心对方不会打开边境。
  顾心悦看着云天恒无力地打了范雪堂的五位长老,脸上伤痕累累,温柔地笑了笑,云天恒伸出援手。她有很大的希望去救她的主人。
  “那么,你准备好去黄泉了吗?”
  云天恒舞动着黑翅膀,冷笑着,手里拿着那把至高无上的雷剑,用令人敬畏的剑,向海市蜃楼雪厅的五位长老们喝了一杯。
  “混蛋,孩子,如果你敢和平我们,我保证你会比我们死得更惨!”
  海市蜃楼雪厅的两位长者阴郁,冷冷地瞪着云天。
  “哈哈,威胁我?”
  “我从不接受任何威胁!”
  天空总是轻蔑地冷笑,眼睛里闪过一丝冷光。
  手持雷电交加的至尊剑,百米长的黑刀带着死亡的气息拔地而起。
  “不!”
  “大家小心点!”
  在感觉到那把可怕的黑色剑刃的气息后,老人改变了脸,大喊起来。
  “该死,锁在里面,没法逃脱!”
  其他几位长者又黑又丑。现在他们被黑刀锁住了,根本逃不出来。
  “不,幽灵大厅的长老们不是会被那个孩子和平死吗?”
  “那孩子到底是谁?他怎么敢和平我们这个地方的雪宫长老?真是无法无天!”
  当海市蜃楼的人们看到这一幕时,禁不住诅咒。
  “毁灭!”
  在这生死关头,一个深沉而嘶哑的声音从虚空中发出,在天空中回响,像一个遥远的钟声。
  这时,我看到100米长的黑色剑刃从天空中消失了,这使云朵和天空不断地显示出一种震撼。
  “八颗星的精神!”
  云天恒四下打量着一个瘦削的老人,他静静地出现在眼前。另一方的修订版本高于两位长老,最高修订版本为八星。
  “老师和弟弟们都很小心,那老东西就是海市蜃楼的长老,力量仅次于海市蜃楼的主人!”
  顾新月看了一眼老人的身份。目前,一些担忧警告云天恒,他担心云天恒会受苦。
  “师姐放心,这一带的八星是最高贵的。海市蜃楼的主人亲自来是没用的!”
  云和天空总是回首微笑,让顾心悦的忧愁之心被放下。
  顾新月虽然知道云天恒打败了自己的主人,但她还是尽了最大的努力,甚至超越了极限。最后,她被寨主和上帝的剑迷住了。
  没有寨主的剑,云天恒的至高剑身大致在七星至高。
  面对八星无上雪堂的长老,不拿出一些底牌是绝对不可能获胜的。
  “傲慢,不提庙主,老人想和平了你,但很容易,也不敢在这里说很多话,现在年轻人真的是傲慢到了可笑的程度!”范雪堂的长老听了云天恒的傲慢话,不屑于冷笑和挖苦。
  他活了几百年,遇到了无数的人,但从未见过像云天横这样傲慢的年轻人。
  “顺便问一句,老人,你幻想大厅里那个来自冰梅的女人吗?”
  云天皇锐利地望着雪堂的长老,冷冷地问道,像在审问囚犯一样,使雪堂的长老显得羞耻和愤怒。
  “当你死后,你必须照顾他人。那个女人和你在哪里,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干涉?”
  范雪堂的长老眯着眼睛,敬畏地看着云天恒。
  “无论我是谁,都不会管你。至于我是否合格,你很快就会知道!”
  云天恒紧握斩雷之剑。数百把斩雷之剑在他周围飞舞。天空中有一把凶猛残暴的剑。甚至连空气都要被那把可怕的剑切成碎片。
  “好吧,不管你用什么诡计,绝对力量面前都没有意义!”
  薛雪堂的长老看着云天恒周围飞舞的数百把神剑,形成了百余把剑阵。他禁不住打呼噜,表示不赞成。
  “你们几个去把圣人取下来,直接把圣人按回大厅,交给庙主处理。这个男孩会自己和平了它!”
  雪堂长老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五位长老,淡淡地说。
  文言,那两位长者,三位长者,四位长者,五位长者,六位长者都点头示意,立刻一言不发,直飞到了古代的新月,这是唯一受到尊敬的四星神灵。
  面对五大强国的围困,顾心悦感到一种巨大的压迫感,那就是六位最软弱的长者,那也是六星级的霸主,那远远高于她。
  五个人同时,顾心悦被那股可怕的气势致命地锁住了,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看着对方近距离。
  “一群不知羞耻的老狗,敢动我姐姐和老师来和平你!”
  云天望着五仙向师妹们扑来,怒吼着,直接舞着黑翼,化作一把黑剑,一扫而出。乌云笼罩的雷声斩剑,以死亡的气息,劈向五位老人。
  “小子,你的对手是奔驰!”
  幻影雪堂的长老突然出现,追上了云天恒。他手里拿着一把有泰山那么大的白冰锤,压得云天横喘不过气来。
  “什么?”
  当云的颜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感觉到冰锤的压力,它突然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山。我很震惊。我没有意识到海市蜃楼长老的至高精神工具是一把冰锤。
  “百龙争剑!”
  云天横力喊着,数百条龙用一阵龙的歌声打在了像泰山一样的冰锤上。
  “看,那是雪堂长老的冰锤。据说老人曾经用锤子砸过一座八星七星的山峰,把它当场炸掉了!”
  “那孩子死了。老人的冰锤不是笑话。它的威力足以击碎至强者的盔甲!”“砰!”
  “砰!”
  “砰!”
  数百条龙几乎疯狂地击中巨大的冰锤,然后立即爆炸。
  天空被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所笼罩。乍一看,整个天空似乎都要塌下来了。
  剧烈的能量波动震动了太空,地球在震动,整个城市的海市蜃楼也随之震动。
  然而,数百条巨龙的爆炸并没有阻止巨大冰锤的冲击,继续以巨大的压力砸向云天恒。
  他看着自己的百龙祭天,却没能挡住对方那可怕的锤子。云和天空的颜色发生了变化。他眯起眼睛咬着牙齿。然后他停止思考,果断地拿出了最强的牌。
  “寨主的剑!”
  “割剑!”
  雷劈剑被寨主的神剑和天劈剑所取代。
  他右手握着难以控制的寨主和上帝的剑,猛地把它抛了上来。那把可怕的剑瞬间把巨大的冰锤轰了出去。
  “这是寨主的剑!”
  “这孩子到底是谁?他甚至有寨主的剑!”
  此刻,雪厅的长者看上去很震惊。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对对方的力量感到震惊。现在他甚至拿出了寨主的剑,真是太神奇了。
  “如何……这怎么可能?
  “那孩子有寨主的剑!”
  其他五位长老见云天横拔出寨主的剑,都在空中,惊恐地看着手中握着寨主的剑,像一个白衣青年,他是绝对的剑神,大声喊道。
  “别担心。把某人带下来!“
  第二个长老回答说,向其他四个长老喊叫。
  人群又回到了他们的脑海中,匆匆回到了古老的新月。
  “滚开!”
  那一刻,云和天空离愤怒地喊叫不远了。他们用手切开了天空和大地。突然间,天空和大地被一分为二。
  “不”
  “不!”
  “啊,啊!”
  刀一断,五位长老就被锁在里面。
  雪雪宫的五位长老此刻心情很害怕。他们禁不住尖叫起来。此刻,他们甚至无法躲藏。
  下一刻,我看见五位长老在海市蜃楼的雪地里,被云天恒的剑砍成了泥。
  当场死亡!
  被砸碎!
  所有的灵魂都消失了!
  “混蛋,敢和平我老爸,小子,老爸要你死!”
  范雪堂的长老一下子怒不可遏,大喊一声,手里拿着至尊神器玄冰锤,又一次击中云天恒。
  “即使你有寨主的剑,老人也不会相信,依靠你的力量,你能坚持多久,寨主的剑也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
  “哦,我很耐用,你真的不用为我担心!”
  云天恒冷笑着。他把剑握在手中,随意举起。可怕的剑划破了天空。又一次,他轰击了海市蜃楼雪厅长老的冰锤。
  “天哪,那孩子太变态了。年轻时,他甚至拥有寨主的剑!”
  “他到底是谁?他不应该是不知名的!”
  “寨主的剑,看看整个大陆,很少有人拥有它?”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只有一把剑,在海市蜃楼和雪地大厅里被六颗星或更多恒星修复的五位至尊和强大的人立刻被消灭了。太可怕了!”
  海市蜃楼外的人群此刻正在不正常地摇晃,一个接一个地惊恐地看着不远处的天空。
  此时此刻,云天横在他们的眼中,就像一个不可战胜的剑神,让人们无法产生一种战胜他的念头。“老东西,既然你这么急着要死,你也去陪他们吧!”
  云天恒挥动着黑色的翅膀,低声哭泣。斩天地之剑瞬间被击碎。
  残暴的剑术让梵雪堂的长老大吃一惊,此刻他竭尽全力抵抗残暴的剑术。
  “砰-
  玄兵锤的突然坠落又把那把可怕的剑射了出来。
  残暴的剑气毫不阻拦地向樊雪堂长老开火。过去凡雪堂长老的至尊盔甲会被瞬间击碎,他根本无法抵挡寨主剑的剑气攻击。
  “可恶!”
  薛雪堂的长老此刻面无表情地咒骂着。有些人不愿意,有些人绝望。
  面对这样一把可怕的剑,他无法抵抗,更别说躲避了。
  “一切都结束了,连长者都会死在那孩子的手里!”
  “我记得!”
  “那个孩子就是那个摧毁冰宫的人!”
  突然,人群中的一些人做出了反应,禁不住惊叫起来。
  “你说什么?”
  “是那个和平了冰王宫殿八位赞助人的孩子吗?打冰镇?”
  许多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表现出恐惧,不敢相信道。
  “这是唯一的可能,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反对海市蜃楼。冰莫伊不是他的敌人吗?”
  其他人想知道,为什么云天恒和平死了冰天皇宫殿的八名守护者,并严重破坏了冰魔。
  “是因为某人吗?我记得那个男孩去冰宫找某人。现在某人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也许某人让他去海市蜃楼去救那个冰上缅因州女人!”
  “很可能!”
  经过一些猜测,围观者已经查明了这件事的起源和发展。目前,他们在低声交谈。
  “真的,当我空着的时候!”
  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在空旷中爆发出来,机器显得威严。
  突然,一个英俊的男子出现在天空中,手里拿着一个长长的弓,拉着一条线,一支锋利的箭划破天空,直指那把可怕的剑。
  现在炸弹爆炸了,空间支离破碎,可怕的冲击波震动了空间。
  “海市蜃楼之王雪!”
  顾心悦现在显得威严,警告不停的云和天空。
  闻言,云天不停眯着眼睛,冷笑着。
  “它就要来了。恐怕你不会出来的!”
  英俊的男子是范雪宫的主人薛岭南。他手中的长弓是寨主的神器和雪神的弓。
  此前,有一支箭是用来拔出云天恒的剑,其威力不亚于云天恒的剑。
  “感谢你,圣殿主,感谢你的帮助!”
  范雪堂的长老见薛岭南出来,就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好吧,你退后一步,把它交给奔驰!”
  范雪堂的主人薛岭南微微地说。
  “是的!”
  花式雪堂的长老恭敬地点了点头,尽管他从空中飞回花式雪城,回到花式雪堂休息,恢复了体力。
  “小子,你怎么敢到我幻影雪堂的遗址去撒野,真以为世上没有人能治好你!”
  海市蜃楼大雪厅的主人薛岭南冷冷地看着云天恒,眼神冷酷,脸上带着强烈的和平戮。“师姐,你先离这边远点。这个人手中有帝王文物的神奇力量。如果离得太近,你会受到影响的。”
  云天恒没有注意到薛岭南,而是把目光转向他的嫂子,关切地说。
  “嗯,我明白了。”
  顾心悦轻声笑着飞走了,云天恒可以放心一战了。
  “你是海市蜃楼大雪厅的主人,八星峰是最高贵的,你好像哪儿也去不了。我很好奇。你和冰魔之间哪个更强或更弱?”
  云天恒健离这里很远,现在她放心了。她转过头去看雪雪宫的主人雪岭南,冷笑了一下。
  “啊,傲慢和无知!”
  “你是不是在那之前在冰天皇的城市里造景,和平死了冰天皇宫殿的八个守卫?”
  雪岭南天堂的主手是雪神弓。
  “是的,是奔驰!”
  云天手里拿着剑,漫不经心地笑着。
  “好吧,本杰明承认你有能力打败彬格莱,但我听说过你和她之间的战斗,但只有运气好,你才能成功。你能控制寨主的剑多久?在你透支之前,只要本杰明和你保持距离,他就会打败你!”
  海市蜃楼的主人,手里拿着长长的白色蝴蝶结,冷笑着说,他相信自己的力量,即使对方已经打败了冰莫。
  “是的,你很聪明。我真的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控制寨主的剑,但在这段时间内解决你不是一个大问题。”
  云天手里拿着剑,骄傲地笑着,脸上带着一丝自信。
  “哦,如果够疯狂的话,那要看你有没有这种能力!”
  海市蜃楼的主人雪眯着眼睛笑了。他用一把长长的白弓和一支锋利的箭指着云天恒。一股可怕的冲力锁住了云天恒,使云天恒无法逃脱。
  “这是一种难闻的气味。那家伙的君主制很强大!”
  被对方的弓和箭锁住,云和天空总是平静的脸上突然出现一种庄重的颜色。
  “雪箭!”
  雪堂主人薛岭南拉弓射箭,一支带着恐怖和力量的白色箭飞了出来,刺穿了天空,直冲云霄而去。
  “老师和弟子都很小心!”
  看到恐怖的箭直冲云霄,顾心悦在远处看着这场战斗,不禁害怕地哭了起来。
  “砰!”
  “砰!”
  云和天空总是威严的,被白色的箭光锁住,他一点也躲不住。目前,他不得不举起剑,将其斩下,瞬间引爆白箭。
  “繁华”
  巨大的噪音在天空中响起,爆炸瞬间在太空中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开口。可怕的能量涟漪四处蔓延,天空中所有的云都被吹走了。
  一支箭被云天横的斩剑挡住了。范雪堂的主人薛岭南不停地拉弓射箭。几个人喘着粗气,十几支箭相继射出。
  十几支白箭以可怕的威力突然射出,迫使云天恒不断地舞剑反抗。
  此时此刻,天空似乎在燃放烟花,砰砰作响,云和天空总是被可怕的箭锁住,无法躲藏,依靠斩剑的力量来抵抗所有这些可怕的箭。
  爆炸产生的能量波震动了天空,整个区域变成了一个死区。即使是处于爆炸中心的最有权势的人,也会立即被炸成碎片。在这次可怕的爆炸中,最高的盔甲像豆腐一样脆弱。
  帝王与文物之间的斗争已上升到帝王王国的权势阶层。
  虽然他们都只是至高无上的王国,但手中的武器却是寨主的宝物,其中可怕的力量对至高无上者来说是无法忍受的。
  “真是一场可怕的战斗,我没想到这孩子能平等地与上帝战斗。太变态了!”
  “是的,那不再是最高级别的战斗了。寨主和文物之间的战争对最高统治者来说是负担不起的!”
  “但寨主的文物争夺不会太久。寨主的手工艺品将被大量消费。谁先被寨主的宝物吃掉,谁就失败了!”
  围观者抬头看了看天空中帝王和文物之间的战斗,叫喊着,说话着。
  每个人都知道帝王与文物之间的较量是看谁能坚持得更久,谁最终会赢。
  “难怪这孩子有一定的能力打败冰人,但现在看来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保持这种状态了。这不是以妖魔化为代价控制稳定寨主之剑的好方法!”
  海市蜃楼大雪厅的主人薛岭南,冷眼望着白发,冷笑着背着黑羽毛的云天。
  “砰!”
  “砰!”
  “砰!”
  爆炸继续,云天恒试图保持距离,但每次他都推回对方可怕的箭,无法接近薛岭南。
  “好吧,我来看看谁能坚持到底!”
  他被对方锐利的箭锁在了无法到达对方的云和天空上,哼着歌,舞动着剑,斩下了寨主和众神的剑,并逐一斩断了对方的箭。
  战斗持续了一杯茶,他们两人的行动比以前慢得多。他们的力量被各自的寨主和文物所消耗。
  力量消耗得太多了,但他们每个人都还在坚持,因为战斗更多的是关于谁能坚持到底。
  最后一个坚持下去的人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和幸存者。
  那些不能坚持的人会失败并死去。
  在海市蜃楼地下宫殿的密室里
  冰封的莫伊闭着眼睛,锁在壁橱里,突然睁开眼睛,望着窗外的空旷,望向海市蜃楼外的天空。
  “那个孩子!”
  “那孩子和薛岭南打架了!”
  “月亮,月亮也来了!”
  Icemoy的眼睛闪着明亮的光芒,看上去有点兴奋。
  “那孩子的力气不怕雪岭南,但他可能不知道雪岭南永远不会这么容易被打败,更别说他们打仗的地方在海市蜃楼城外了,有皇位的边界,那孩子即使有打仗的能力也不能强行进城。反对天堂!”
  莫伊从空虚中望出去,喃喃自语。
  “孩子,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因为月亮才这么做的,但是如果你能把我从这里救出来,你就不会在乎过去的特权了,但是在月亮进入大帝的王国之前,这个特权还是不会让你碰她!”
  “没有讨论过!”“砰!”
  “砰!”
  “砰!”
  在海市蜃楼城外的天空中,战斗持续了很长时间。此刻,云和天空都已精疲力竭,他们的脸白得像霜。情况非常糟糕。